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一带一路”上伟大的先行者

2018-04-16 03:24:00来源:点极网络

上海芭蕾舞团演员吴虎生和戚冰雪分别扮演马可·波罗和阔阔真公主。(上海芭蕾舞团供图)

  日前去上海国际舞蹈中心观看上海芭蕾舞团演出的开创芭蕾舞剧《马可·波罗———最后的任务》,开演前,我问一个初中一年级的小朋友:“你知道马可·波罗是谁?”小朋友不假思索地随口回答:“一个意大利旅游家,到中国来过。”

  这个回答让我有点不测。在西方,在欧洲,马可·波罗是一个众所周知的人物,他口述的《马可·波罗游记》被称为“世界一大奇书”,是公认的经典天文著作,书中记叙了他1271年到1295年从欧洲到亚洲的旅游见闻,特别是他在中国的传奇阅历,向欧洲人展示了一个富足、文化的东方世界,给欧洲学问界开辟了一个新天地,激起了欧洲人对东方的向往。欧洲的航海家、探险家受他的影响,掀起了一波又一波到东方探险的浪潮。欧洲天文学家依据这本书绘制了早期的世界地图。哥伦布阅读了 《马可·波罗游记》,遭到鼓舞和启示,激起了冒险远航的决计,带着西班牙国王致中国皇帝的书信,乘船远航,无意中到了中美洲,发现了“新大陆”。想不到一个中国十三岁的少年,对马可·波罗这个外国旅游家也了解不少。

  认真想想,也不奇特。看看上海街头巷尾鳞次栉比的马哥孛罗 (马可·波罗的另一种译法)面包店,即便你没读过关于马可·波罗的书,大约也吃过美味的马哥孛罗面包吧? 看看市场上畅销的马可波罗瓷砖洁具,它早已走进了千家万户。高档时装店里马可波罗服装,更是时兴男女喜欢的品牌。一个700多年前的外国人,居然如此无孔不入地渗透进了当代中国人的日常生活,真是一个奇迹。

  说奇不奇。马可·波罗其人,就是一个奇人。他生于意大利威尼斯富商之家,他的父亲和叔父经商旅游抵达蒙古帝国夏都上都 (位于今中国内蒙古多伦县西北),与忽必烈大汗树立了友谊,曾受命担任大汗的特使,访问罗马教皇。马可·波罗十七岁时,跟随父亲和叔父踏上东方之旅,沿着陆上丝绸之路,经两河流域、伊朗高原,逾越帕米尔高原,穿越大沙漠,途经中国新疆的喀什,再一路向东,经和田、罗布泊、哈密、敦煌,历时四年,抵达元朝京城上都,后随大汗到大都 (今北京)。20多岁的马可学会了突厥语、蒙古语、汉语,深得大汗宠信,经常派他出巡,去过山东、山西、陕西、甘肃、四川、云南、苏州、扬州、杭州以及缅甸、交趾、印度等许多中央,了解各地的风土人情,向大汗报告。

  1289年,波斯王阿鲁浑的元妃逝世,阿鲁浑派出三位男爵作为专使到元廷求婚,忽必烈选定姿色绝伦、才识过人的十七岁公主阔阔真招聘,同时派马可·波罗护驾,并承诺这是马可·波罗最后的任务,允许他及家人完成任务后返回故乡威尼斯。护送团有600多人,分乘14艘四桅帆船,从泉州港杨帆启航,走海上丝绸之路,驶过中国南部万里海疆,途经苏门答腊、爪哇、印度等地,历时两年零两个月,抵达波斯(今伊朗)。马可·波罗完成任务,回到阔别26年的威尼斯。

  1298年,两个意大利城邦威尼斯和热那亚之间由于商业利益发作战争,马可·波罗自己出钱配备了一艘战舰,并亲身担任舰长,与热那亚作战。威尼斯舰队全军覆没,马可·波罗不幸被俘,投入监狱。他在狱中把自己在中国及其他亚洲国度的见闻讲给狱友作家鲁斯梯谦,作家把他的叙说记载下来,这便是著名的《马可·波罗游记》。一年后,马可·波罗获释,重操旧业,经商营生,同时结婚,生下三个女儿,七十岁时,因病逝世。

  马可·波罗作为一个商人、旅游家和探险家,在交通极为不便、列国战火不时的古代,历尽艰苦,披荆斩棘,逾越沙漠,横渡大海,播撒友谊,传播文化,为东西方的商贸往来和文化交流做出严重贡献,青史流芳。

  更难能可贵的是,他在700多年前,徒步或骑马、骑骆驼走通了陆上丝绸之路,又统帅船队走通了海上丝绸之路,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肉体遗产。他特别向西方引见了中国四处有一种挖自矿山的黑色石头,能够点燃,火焰比木炭更大更旺,能够从夜晚熄灭到天明也不会熄灭,能发出庞大的热量。这就是煤。他把中国的用煤学问带回欧洲,成为世界文化史上的一件大事。马可·波罗不愧为“”上一位巨大的先行者。

  芭蕾舞剧 《马可·波罗———最后的任务》,截取了马可·波罗传奇阅历的中间一段,从三位男爵奉波斯国王之命,到元朝京城上都向忽必烈大汗求娶公主开端,忽必烈命马可·波罗护送阔阔真公主远嫁波斯。护驾船队从泉州动身,海上风暴暴虐,海浪平稳,船队在爪哇岛停靠休整,忠于职守的马可·波罗怀抱虚弱不堪的公主上岸休憩。在热带雨林的蛮荒之地,马可·波罗与野兽格斗,维护公主。年轻俊秀、英勇聪慧的马可·波罗和美貌仁慈的阔阔真公主之间的纯真爱情油但是生。只是由于他们的特殊身份和任务,让他们把爱情的种子深深地埋在心底,只能在梦中互诉衷肠。

  经过两年多的飞行,马可·波罗一行历尽艰苦,抵达波斯,波斯王宫近在眼前,年轻的阔阔真公主忽然感到无比的孤独、恐惧和哀伤:过往的路途固然艰苦,但有马可·波罗———她梦中的情人时辰维护着她。往常马可将离她远去,返回故乡威尼斯,自己则有乡难回,她忽然产生了随马可私奔的念头。迎亲卫队迎面而来,波斯王来到公主面前行礼迎娶,突破了公主的幻想。皇宫内鼓乐齐鸣,歌舞升平,在众人的欢声笑语中,只需马可和公主强颜欢笑,作最后的告别。一次巨大的飞行,一路朝夕相伴的难忘阅历,一个凄美哀婉的爱情故事,就这样缓缓地落下帷幕,让世人去品味思索。

  幕间休息时,上海芭蕾舞团团长、著名芭蕾舞演员辛丽丽引见说,成立于1979年的上海芭蕾舞团是国内一流的芭蕾舞团,不但经常在国内巡回演出,还曾赴日本、朝鲜、法国、加拿大、美国、印尼、新西兰、西班牙、新加坡、澳大利亚等国及香港、澳门、台湾等地域演出,遭到国内外同行和观众的赞誉。

  上海芭蕾舞团以海纳百川的胸怀和魄力,与海内外艺术团体和艺术家树立了普遍的友好协作关系,《马可·波罗———最后的任务》 就是由国际团队打造的一件艺术精品,编导是西班牙国度舞蹈大奖和洛桑芭蕾舞大赛第一名取得者约翰·马丁内兹,舞美和服装设计者是世界时装巨匠皮尔·卡丹,编剧是法国皮尔·卡丹公司的方方 (法国) 和张玮 (加拿大),作曲是美国的丹尼尔·沃克,灯光设计是法国的马克·阿切让,马可·波罗和阔阔真公主分别由上海芭蕾舞团的优秀青年演员吴虎生和戚冰雪扮演。他们把马可·波罗的传奇阅历和两人赴汤蹈火的青春爱情故事演绎得细致入微,淋漓尽致,催人泪下。

  剧场里灯光亮起来,演员们走到台前谢幕,观众席上响起一阵阵掌声。我忽然看见前排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抱着妈妈哭起来。妈妈问她:“你哭什么?”女孩抽泣着说:“他们要分开了。”马可·波罗的故事,不但鼓舞过、启迪过古代的欧洲人,而且鼓舞着、感动着当今的中国人。当咱们乘坐高铁、飞机、轮船,飞行在陆上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路,逾越大洋,飞越沙漠,都会想起马可·波罗,想起阔阔真公主……(贾树枚)

文章关键词: